笔趣阁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一百零四章 援兵来也

第一百零四章 援兵来也

        “姑姑……”

        铎娇喃喃地坐在石柱上,抱着武魂,心里懊恼无比。一颗颗泪珠,滴在身下的石柱上露出褐红色的崖体。

        焱珠,曾经多少个日夜自己发誓要扳倒的人,如今竟有了这样的一个结局……在她掉下去的霎那,那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铎娇从来都没见过的情感。

        真正的血亲!

        若她真的歹毒,一定会带自己一同葬入这熔岩之中。毕竟,她曾手握滇国重权,而且还曾酒后戏言就算生前得不到的一切,日后死了也要拉着它们陪葬。

        她的霸道,她的蛮不讲道理,从来就和其他所有帝王一样。

        可她没这样做。

        宁可孤身一人,堕入轮回。

        “原来,我竟是原谅了她。”

        铎娇心中空空如也,就算得到了武魂也没有任何任何的欣喜可言。

        望着那烟雾深处,一个个巨大的岩浆泡鼓起又灭,灭了又鼓。

        “姑姑,我会好好待少离,他是我的弟弟——血亲为最!”

        远处,其他几人一直看着铎娇,准确的说,易少丞和青海翼心疼铎娇,所以脸上挂满的是担忧。而那沈飞的眼神,却盘恒在了铎娇手中的武魂上,他心中仍记起在临出洛阳前,圣上的叮嘱。

        “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夺下武魂。”

        “圣上,沈飞宁死,也要完成陛下所托。”

        “卿,请起。”

        沈飞收回眼中的一丝凛然气息,眼神变暖。不久后便静坐下来,调息自身,恢复元气。对周围的一切动静置若罔闻。

        此时,若表现出任何争夺武魂的想法,沈飞当知,等待自己的就是死路一条。

        “娇儿……”

        易少丞和青海翼心情无比复杂,最终相视一眼,唯有的只是一声叹息罢了。

        铎娇目光遥遥看向这对璧人。

        “好了,现在我们还是想想如何出去比较好,悲伤最是无用。”

        青海翼也点了点头,给了铎娇一个鼓励的微笑。

        “娇儿,我们先像沈飞兄弟这样,恢复气力,同时想想办法该如何脱困。”

        众人点头,各自打坐。

        易少丞和青海翼所在的这根柱子上,就像一个小小的广场,待在上面当然没有问题,但每根柱子与柱子之间相隔甚远。

        别说众人受重伤的受重伤,没力气的没力气,就算全盛状态在这般情况下,也无办法逃脱啊。

        难道要被困死不成?

        这个念头在易少丞脑海闪过,但旋即,易少丞就想到了罡震玺说的话,心头不禁一凛。

        罡震玺确实跑了,不过,他说的话未必是假,一路过来都是如此,实在太巧。

        轰!

        突然,外面所有石头爆炸。

        不光那形成空间的穹顶坍塌,就连四周的墙壁也忽然炸裂开来。

        “这是……”炸裂声隆隆不断,卷起无数尘埃,尘埃散尽,易少丞看到外面站满了人,顿觉无比诧异。

        但看这些人身上的衣服时,他就明白了过来。

        这些士兵,是滇国的军伍!

        远处那为首之人穿着一身铁甲,手中拿着硕大铁剑,看着这场景愣了愣,然后一挥手。当即,身后的士兵们将绳索抛甩到了石柱上。绳索头上绑着铁楔,铁楔落下时直接插在了柱子顶端。然后又如法炮制了几次。

        几道绳索中间宽出一段距离。

        后面的士兵拿着木板一边铺着,一边前行,很快一座悬索桥便成了。

        由于士兵人数多,似乎还准备极为充分,在第一座悬索桥建起之时,其余几座悬索桥也搭建完毕。

        而那一边,沈飞,易少丞,青海翼,铎娇也落足在真实的世界里。

        这芥子须弥的手段实在是神通广大,就像是在人眼前上了一层迷雾,除了眼前这一根根大柱子和滚烫冒烟的岩浆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至于其他,却像轻风吹过,每个人都觉得有些恍然隔世般的错觉。

        “奇了,真是奇了。”易少丞把目光看向青海翼,这素来冰山美人的青海翼却是笑颜如花,握住了自己的右手。

        “有何玄奇,也许对于神人来说,这些只是一些小手段而已。”

        “你说的对,我们的实力距离神人这种境界——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呀。”易少丞发出一声短叹,很快又把目光看向铎娇。

        “你要保护好武魂!”

        “爹,交给你保管。”

        “不用,此事重大,容不得在此商议。”

        铎娇点点头,收回武魂。她当知如今还有沈飞这个外人在此,万万不能让他得到,就算此物要献给汉朝帝王,也绝对不会是沈飞来献。

        沈飞脸上始终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在易少丞肩膀上轻轻一拍,“将军,我等先回雍元最为重要,武魂还是由王女殿下保护最为妥帖。请……”

        “沈飞兄弟,多亏你此次相助,请!”易少丞对望笑道。

        众人延着这悬索板桥行走,身下仍是烟火缭绕的熔浆,热浪掀动着众人的衣服和头发,宛若末日逃荒。

        “恭迎王女殿下——”

        随着领头的铁甲侍卫单膝跪地,其余将士也纷纷跪地迎接。

        这支队伍,当然就是无涯和魂所率领的援兵。

        铎娇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了铁甲侍卫身上,眼神很奇怪。

        “在下愿效忠殿下,万死不辞。”

        似乎知道铎娇的心思,魂当即将宫廷发生的一切悉数禀告,并将此行也说了一番。

        “王子殿下说,叛贼焱珠,务必捉拿归案。”

        “焱珠?”铎娇面色有些悲戚,她淡淡然摇头苦笑了下道“姑姑已经去了,就葬在这熔岩之中,她,是为了保护我死的。”

        魂身形一怔,旋即低下了头,抱拳低声道;“请殿下节哀。”

        但是那铁甲面具之下的面孔,却露出了狂喜之色。

        焱珠死了!

        她终于死了!

        哈哈!

        魂这一刻欣喜若狂。

        辱母之仇终于得报,现在只剩下杀父之仇。

        不过,魂年少时,可清楚的记得,那时候的自己是多么的仰望易少丞,从十多年前的那场与江一夏那场战斗开始,魂就已经将这个男人视为自己的偶像,视为存活下来的精神图腾。

        然而,

        易少丞毕竟是……杀父仇人。虽然那个所谓的生父白狼,贪婪、恶毒又好色,确实该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759/264163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