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第一百零六章 好一对父女的心机啊!

第一百零六章 好一对父女的心机啊!

        “娇儿,不如我也去。”

        女人的直觉果然厉害。青海翼看着那离开的人马,总觉得有些不放心,也不知是为什么,心里隐隐有些不舒服。

        铎娇思索再三,又摇摇头,拿着手上武魂,看着青海翼。

        “师父,这个东西,是我们拿命换来的,不能再出岔子。”

        “只是他一人……那罡震玺……”青海翼攥着缰绳的手,骨节微微发白。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一丝墨点状的黑线,正延着手指的螺心朝手掌中蔓延着。

        “他会回来的,师父你就放心吧,毕竟……”铎娇看了看武魂,眼神不经意扫过沈飞,没说下去,但意思已经让青海翼完全明了。

        ……

        几天后,雍元城,皇宫一角。

        这里原本是铎娇所住的地方,后来一战尽毁。最近在王子少离掌权后,将此地修复,恢弘大气之余,更有一丝汉朝江南建筑的味道。

        “唉……独在异乡啊……”

        一声叹息,沈飞目光从阁内探出,看着外面一片竹林,眉头深锁。

        他所能看见的地方,却并非竹林,若是你顺着他的目光细细看去便不难发现,这些地方都有滇国皇宫精锐侍卫巡逻着。他也问过为何宫廷变得草木皆兵,回答是最近宫里出事之后,王子担忧宫中安全,故而如此,可是他后来才发现,也只有他这里才是这样。

        这些情况,让他越想越不对劲。

        是,那“骁龙”确实离开了,没带走武魂,可是武魂所在的地方,何尝不是那骁龙的“手”中?

        “好一对父女,好深的心机啊……如今虽只是软禁我,若是万一……他或许会命人把我杀了,到时候再由滇国推脱之一切,这骁龙岂不是能带着武魂逍遥法外?骁龙啊骁龙,昔日焱珠虽然名为摄政王,可焱珠一死,你才是滇国最大的掌权者,恐怕只要你三言两语,就能举一国之力,这手段也当真恐怖。”

        沈飞思前想后良久,眼神坚定,点了点头。

        他不能死,他要回去,将所有事情都禀告陛下,一定……一定得离开这里。

        最后,他的目光瞄向了那些巡逻的皇宫精锐侍卫。

        ……

        在另一片草地,此时被冰雪半覆盖着,有些地方坑坑洼洼,周遭一片狼藉。

        寒冷的空气在蔓延,夹杂粗重的呼吸声。

        散乱的刀枪剑戟躺在地上,和他们的主人一样沉寂——这是一具具滇国骑兵精锐的尸体,每一个死相凄惨,胸口被洞穿,心脏被抓烂,个个都是一招毙命。

        血液在他们身下流淌,染红了这偌大一块地方的冰雪。

        红发魁梧少年头发散乱张扬,一身衣甲已破烂不堪,他苍白的脸上满是鲜血,半跪在地,仰头,坚毅的眼神瞪着罡震玺。

        “乳臭未干也想来杀我?你师父有没有教过你什么叫量力而行?”

        罡震玺讽笑两声,旋即拿出圆月战斧凌空劈下。

        “不过,你,配得上死在我这斧下。”

        就在这斧刃落在少年额心一霎那,忽然停下,罡震玺脸色骤变,蓦地抽身后退。

        咻!

        砰!

        前脚刚走,后脚一道东西落下,嵌入地面半丈。

        “是你!”罡震玺面色肃穆,先前得意消失,变得非常冷冽,好像遇到了生平大敌。

        一只手出现在这枪杆上,反应过来的无涯这才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形出现在了面前,他顿时瞪大了眼睛,无比惊喜。

        “师父!”

        “起来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易少丞手中的狄王杖枪,巨大的天果犹如宝石一样粲然散发着浓烈而无形的能量,遥遥一指罡震玺,眼神凛冽。

        “不,我也要与师父一同,我非得剁下这人的脑袋不可!”

        易少丞的到来,让无涯信心倍增,他对易少丞的崇拜已经到了盲目的程度。

        殊不知眼前这披头散发狰狞无比的老东西,是有史以来最强劲的敌人,全盛时期的罡震玺就算打个喷嚏,都能把他震飞。

        “无涯,待会只需自保,无需管我,”

        “不,我要像师傅一样,宁可站着死。”

        “好。那就别让为师失望。”

        无涯长枪与易少丞并肩而立,两人身上战意勃然,兽性的眼睛死死盯着罡震玺。

        罡震玺周身衣物无风自动。

        他,只怕是要认真一回了。

        ……

        一只大嘴飞鸟忽然从角楼里飞出,越过竹林上空。

        这时候,一支利箭咻地飞出,洞穿了这只鸟,落在地上。

        一人捡起,将它绑在腿上的书信拿出来一看,顿时紧皱眉头。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铎娇的小师叔曦云。

        曦云被铎娇命令看守此地,以防止那沈飞逃走。

        这本来是一件很无聊的事,但今日,曦云似乎有了有趣的收获。

        她拿着书信,找到了正在批阅奏折的铎娇。

        “看看吧。”

        曦云把信一扔。

        铎娇打开一看,嘴角掀起一丝冷笑。

        看到这丝冷笑,曦云转身调头,好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算了师叔,此事暂且压着,等爹他回来再说。沈飞,好酒好肉的招待即可。”

        “可这人能留吗,他早就知道你爹的骁龙身份是冒充的,还知道你爹的一些心思,跟了那么久,潜藏的很深啊。若是不杀,万一逃走,岂不遭殃?”曦云担忧道。

        “放心,短期内,他逃不走。”铎娇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了什么,问曦云道“师叔,少离这些日一直不在宫中,你可找到他的线索?”

        “没有。”曦云奇怪的眼神倒是不如铎娇那么担忧,而是说,“你弟弟自从和我们剿灭了焱珠那一派的帮凶后,似乎有些神态黯然。毕竟,他还年幼,想必是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少离都离开数日了,确实了无音讯。

        “师叔,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思考从前,姑姑在临死之前对我的启发很大,她所说的没错,人间红尘滚滚,大部分人都是过眼云烟,而血亲为最。她还吩咐让我多加关心弟弟。这些年来,虽然焱珠姑姑一直在打压我们姐弟两人,但每每想来,终究是觉得少离待我最好、最亲。”铎娇脸上露出回忆的神态,也想起了年少时的很多事情。

        雕栏之外,绿竹摇曳。

        清风袭来,竹影婆娑。

        铎娇脸上露出丝丝苦涩,“小时候我总想早些长大,想见到易少丞,那种念想非常强烈。”

        “呃?现在呢?”

        曦云自抱双臂,斜斜的靠在一侧,用一副老人家的眼神,看了铎娇一眼,又把目光改而看向天边,神采既像是在倾听,又似乎在思索自己的这一生。

        “现在,我只希望易少丞可以平安的归来,无涯哥哥平安的归来。还有……师傅能和他在一起。”

        铎娇的声音越说越弱,铎娇的肩膀,颤抖不已。语调也越来越沉重。

        曦云转过头这才发现,铎娇早已泣不成声,泪流满面,豆大的泪珠滑落,溅起浮尘。

        “娇儿……你这么说起来,让我想起了无涯,我到有些想念这个无脑小子了。呵呵……你该上朝了。”曦云走到近前,轻轻的拍打了一下铎娇肩膀,“收拾一下心情,待会你还要会一会那些大臣们呢。别忘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明天,明天的太阳一样会升起。”

        曦云眼神充满鼓励。

        这是她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铎娇。

        铎娇强行挤出一丝笑容,但又忍不住哭了。

        “你可以喜欢他的。只是我……不能!”

        许久之后,在曦云的目光注视下,铎娇这才离去。

  (https://www.biqugex.com/book_1759/264483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